博尔顿政策-时殷弘说::“美国对华政策比较复杂-盐山新闻

                        • 时间:

                        首个活体机器人

                        游潤恬 北京特派員 yewlt@sph.com.sg 美國鷹派的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昨天被免職,受訪中國學者認為,這不會改變美國對華強硬政策。 美國總統特朗普美東時間周二(10日)中午發推文說,他已要求博爾頓辭職。上任17個月的博爾頓,在10分鐘后發推文稱,辭職是自己提出的。 強硬派的博爾頓離去對中國是不是好事?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時殷弘接受《聯合早報》訪問時說:“影響不大。” 時殷弘解釋,當前特朗普團隊里,在經貿、意識形態、南中國海、台灣、香港等問題上,主張對華採取強硬態度,而且權力和影響比博爾頓更多的大有人在。這些人包括,特朗普本人、副總統彭斯、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國務卿蓬佩奧、國防部長埃斯珀。 時殷弘說:“美國對華政策比較複雜,不是一個像博爾頓這種主張和頭腦簡單化的人能夠對付,他最多只是助長了鷹派陣營而已。美國現在的全面對華強硬和競鬥態勢,不會因為博爾頓下台而有明顯變化。” 博爾頓是特朗普任內更換的第三名國家安全顧問。他的前任——陸軍中將麥克馬斯特也是強硬派,在位時對華政策的影響比博爾頓還多。 時殷弘說,博爾頓主要關心的,更多是如何對付伊朗、阿富汗、敘利亞、朝鮮、委內瑞安等美國的敵對國家。美國雖然將中國定義為長期的頭號戰略競爭對手,但還不至於是敵對國家。 但有分析認為,博爾頓有兩個政策主張,可能對中國的安全戰略有間接影響。一是在戰略軍控方面,主張向中國施壓並要求中國加入《中程導彈條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ART)等限制戰略武器的條約。二是對朝主張施壓而不是談判,與中國呼籲各方以和平對話應對朝鮮半島局勢的方針相左。 清華—卡內基全球政策中心的核問題專家趙通向本報分析,博爾頓離去對美朝談判影響不大。他指出,博爾頓已有一段時間被排擠出核心決策圈。特朗普為了不讓博爾頓破壞美朝友善氛圍,甚至在美朝領導人板門店見面時,特意支開博爾頓,讓他到蒙古去訪問。 在軍控方面,趙通認為博爾頓的離去,可能意味中國被要求加入《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的壓力會較小,但依然會面對削減中程導彈的壓力。 《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是美國和俄羅斯之間削減核導彈的協議,將於2021年到期,白宮正在研究是否要延長條約。博爾頓主張,如果中國不加入條約並接受限制,美國就應該退出。 趙通說:“目前美國國內對New START的重要性有相當廣泛的共識。如果沒有了博爾頓的直接干預,也許New START延長的可能性將增大。” 不過在中程導彈方面,美國安全政策圈內對於向中國施壓是有一定共識的。他們大多認為中國的中程導彈對美國及其地區利益帶來威脅,應該予以嚴肅應對。趙通指出,不光是美國,不少其他國家也這麼認為。“所以博爾頓的離任,對中國在中導方面面對的壓力,影響不會太大。”

                        今日关键词:波音新CEO将上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