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贷银行-房地产行业在整个银行信贷中占比过高-卢龙新闻

  • 时间:

王思聪妈妈帮还债

在金融科技的推進下,消費類貸款在市場上的需求越來越強烈,而銀行的信貸投放規模也增長非常快,這成為未來銀行信貸結構調整的一個鮮明的特徵。

「拆彈」過剩產能風險 地產授信「先揚后抑」

「當下商業銀行紛紛做零售轉型,消費信貸則是其中很重要的一塊。但是,消費信貸的風控模式大多是基於創新的科技,這種模式沒有經歷過經濟周期的考驗,最終的風險有多大目前尚不好說。」上述股份制銀行人士表示。

在複雜多變的外部環境中,產能過剩問題一直是困擾經濟增長的頑疾,也是銀行信貸風險最為集中的領域。監管針對性地出台了「三去、一降、一補」的政策指引,其目的是為了提升銀行對風險的預判能力,規避行業經濟周期和產業政策可能給銀行帶來的損失。

消費貸「大行其道」 力挺發展薄弱環節

在銀保監會2019年12月舉行的吹風會上,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鋒表示,2019年國有大行對於普惠類貸款均超額完成了增長30%的任務,小微貸款餘額為11.32萬億元,2020年該類貸款將再增2萬億元,同時綜合成本再降0.5個百分點。

據該人士透露,2019年前11個月銀行業金融機構製造業貸款增加7314億元,特別是11月份增長顯著。其中,大型銀行製造業全部貸款、中長期貸款、信用貸款餘額均明顯高於2018年同期。

「商業銀行房地產貸款的情況完全與政策的導向密切相關,監管對於房地產行業發展的政策是『平穩』。在這種情況下,信貸投放再次大幅增加的可能性並不大。」上述國有大行信貸部人士表示,相比向房地產貸款,監管更願意信貸資源向製造業等其他領域傾斜。

一直以來,民營經濟和小微企業在社會經濟結構中佔據了重要地位,但是信貸資源卻很難惠及。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此前稱,民營企業在國民經濟中的份額超過60%,但是貸款佔比不到25%。監管為此專門提出了「兩增兩控」目標,期望三年之後銀行業對民營企業的貸款佔新增公司類貸款的比例不低於50%。

「在經濟逆周期,信貸結構肯定與經濟上行期有所不同。商業銀行在信貸投放上有增有控,其目的是為了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同時控制信貸風險。」一位資深市場人士稱,此時銀行正好能夠從一些低效、無效且佔用較多資源的地方抽身,戰略性布局有前景的領域。

從商業銀行角度看,逆周期中加大信貸投放力度拉動經濟和防控風險需要「兩手抓」,這也決定了銀行不得不通過信貸結構調整來平衡收益和風險,將更多的信貸資源投向需求旺盛及經濟社會發展的重點領域,並在金融創新中突破傳統信貸路徑依賴,憑藉金融科技等創新手段重塑商業模式和信貸流程。

「消費信貸將是銀行賺錢的一柄利器。」一家股份制銀行人士認為,由於消費信貸的貸款模式通常是通過大數據進行的,大多屬於信用貸款,其貸款利率較抵押貸款要高一些。「直接從銀行貸款的年化利率都是在5%以上。」

此外,銀行通過與電商等場景合作提供消費信貸支持,這種貸款利率更高,而銀行在其中的利潤也在5%〜8%左右。

值得關注的是,在融資環境收緊的情況下,很多房地產企業的資金鏈出現困難,市場上不少房地產債券也頻頻違約。大型房地產企業利用出售項目和減少投資的方式加速回籠資金,但是已經有超過500家中小房地產企業在2019年陸續倒閉。

在經濟上行期,鋼鐵、煤炭等等傳統行業發展迅猛,也是銀行信貸投放的主要領域。但是,如今這些行業產能過剩嚴重,卻佔據了大量銀行信貸資源,信貸風險也陸續顯現出來。「這是擴張的後遺症,目前化解風險壓力不小。」一家國有大行信貸部人士稱,過剩產能行業大多體量較大,對地方經濟的發展有很大影響,銀行不適宜搞一刀切,很難直接粗暴的抽貸、斷貸,而逐步的壓縮和退出需要一個較長的過程。

值得關注的是,製造業是國民經濟的主體,是立國之本、興國之器、強國之基。然而,近年來銀行大多不良貸款集中於製造業,導致信貸增長乏力。

對於銀行業金融機構而言,監管要求在經濟社會發展的薄弱環節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而小微企業貸款、民營企業貸款、「三農」貸款和製造業貸款均在此列。

2019年7月29日,央行召開銀行業金融機構信貸結構調整座談會,房地產行業貸款被重點「點名」,成為了2019年下半年政策的一個風向標。會議強調,房地產行業佔用了較多的信貸資源,要求銀行充分認識到信貸結構調整的必要性和迫切性,轉變傳統信貸路徑依賴,合理控制房地產貸款投放。

相比過剩產能信貸的持續壓縮,房地產行業信貸在2019年則經歷了一次「過山車」,其走勢先揚后抑。2019年一季度,國內房地產延續了2018年底短暫寬鬆的態勢,房企的融資出現了「小陽春」。然而,4月份土地市場過熱引起了監管重視,在「住房不炒」的調控基調下,房地產行業融資再度收緊,並呈現出更加嚴峻的趨勢。

「製造業的投資周期長,前期投入大,回報較慢,這與銀行短期貸款不相匹配。」銀保監會相關負責人稱,在2019年三季度之後,監管引導商業銀行加大對製造業的信貸投放,同時提高長期貸款的佔比,如今信貸增長已有起色。

「2019年下半年房地產行業貸款投放很少,基本都是存量。」華夏銀行(600015,股吧)人士稱。

在金融科技的不斷創新中,商業銀行有較強的意願將信貸資源投放到消費領域中。央行2019年發佈的三季度數據中,在監管遏制消費信貸流向房地產的同時,消費貸款整體增速略有放緩,但是仍能夠達到同比增17%。

2019年以來商業銀行信貸投放「有增有控」明顯:過剩產能行業風險上升,銀行貸款投放有所收緊,資源逐漸向龍頭企業集中,同時房地產貸款嚴格控制,監管在打擊違規融資上力度不斷加強;相比而言,銀行在消費類貸款、小微企業貸款、民營企業貸款、高新技術企業貸款、「三農」貸款和製造業貸款上信貸投放的持續加大,成為了結構調整中的新增長點。

據其介紹,目前商業銀行對產能過剩行業的信貸不斷反思。「企業在經濟上行中盲目擴張,不斷加槓桿一路飆進。市場發生巨變后,企業持續虧損,通過借新還舊艱難度日,甚至會出現逃廢債情況。」

由於國內整體經濟下行壓力較大,商業銀行信貸在逆周期中正經歷着一輪重大的結構性調整。2019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我國經濟運行的主要矛盾仍然是供給側結構性的。」金融不平衡、不充分發展,主要源於金融資源配置的不合理。未來推動金融體系健康發展,銀行信貸結構調整優化成為重要一環。

據了解,2019年以來銀行在化解風險上基本是從行業入手,通過總量控制和新增控制限制信貸投放。

在銀行零售業務中,房地產按揭貸款屬於有抵押、現金流強且風險很低的貸款,2019年上半年不少銀行在業務沖規模上放款量較大。但是,房地產行業在整個銀行信貸中佔比過高,佔用了過多的信貸資源,這也是監管收緊房地產融資的一個重要原因。

據了解,2019年5月,銀保監會發佈了23號文,明確要求商業銀行、信託、租賃等金融機構不得違規進行房地產融資,拉開了年度地產調控的大幕。兩個月後,監管對開發貸、境外債等融資方式進一步限制,並要求房企外債只能用於置換一年內到期的中長期境外債務,這讓房地產融資難上加難。

在消費升級時代,整個市場消費金融的需求已經在萬億規模的數量級,並且呈現高速增長態勢。麥肯錫的一份研究報告稱,消費信貸在人民幣信貸餘額中的佔比約為20%,且年增速會維持在兩位數。預計2020年消費信貸總市場規模將達到45萬億元,這個市場空間非常大。

記者了解到,在P2P網貸行業遭到重拳整頓后,此前消費信貸的市場空間挪騰出數千億的需求。部分商業銀行,尤其是中小銀行在2019年也加大了消費信貸的市場擴展,對銀行利潤形成了一個重要的支撐。

「過剩產能行業的授信大多向龍頭企業集中,鼓勵企業的重組兼并。」上述國有大行信貸部人士向記者透露,銀行也在信貸投放時不斷提升門檻,通過支持在行業中處於優勢地位的龍頭企業來降低行業信貸風險。

今日关键词:农民工工资条例